作者: GranTorino (新野城主) 看板: marvel

小潘在士官長與連長身旁,對著筆記型電腦,快速地打著字,

打字聲霹靂啪啦得作響,真是疾如風,徐如林,侵掠如火,不動如山 !

我想如果小潘行軍也跟打字一樣風林火山,那國軍面在對敵人也可以怒吼"我要打10"

小潘之後上台的同袍講著冷猜謎 :

如果 索隆,香吉士,魯夫 在睡覺,試用一句最簡短的話叫醒他們三個

台下一堆胖子在搶答著,不過答案似乎都不對.....

就在答案還沒被猜出來前,只聽見小潘大力一吸,清心被喝光的聲音讓人嫉妒,

 

同一時間,小潘猛然一站,表示他已經把資料輸入完成,而且還附加圖表分析功能。

於是就在 連長點頭讚嘆,士官長拍肩讚賞,同袍們羨慕的眼光之下,

回到了他的小板凳上。

小潘坐在我的旁邊說道 : " 一個美女劍士提著肉走了過來。 "

我不解地問 : " 維大力 ? 你在三小 ?        "

小潘怡然自得地說 : " 沒有更短的一句話,可以同時叫醒 劍痴 色胚 貪吃鬼了 "

我猛然醒悟道  : " 哇靠,你一心多用啊 ! 打字,聽演講,還喝清心。 "

小潘傲嬌地說  : " 清心都是冰塊跟糖,還是50嵐好喝。"

還不忘補上一句  : " 50嵐品質比較穩定,清心的店員有些泡得很雷,其中50

又以高雄文化中心店,和新莊民安西路陸橋下的品質最穩定。  "

 

我酸酸地說  : " 哇靠,你會不會過太爽,有得喝還嫌 ! 我以前住輔大附近,

你說的那家50嵐我覺得不好喝耶,我買過好幾次。"

小潘懶懶地回答 : " 民安西路上有兩家,你一定買到接近中正路那一間,

好喝的是民安西路陸橋下面,離中正路比較遠那一間。"

我不爽地說  : " eo4咧,你不要再說了 ! 我現在只有乖乖水可以喝 !"

小潘一副志得意滿,又懶洋洋的樣子,看起來讓人覺得很不爽,於是我挑釁地問.....

: " 你之前不是舉大地震的例子嗎 ? "

     " 照你的理論,大地震前常見昆蟲亂竄,那為啥有時昆蟲亂竄卻沒地震 "

     " 你的條件說實在很虎爛喔 ! "

小潘聽了之後,欲言又止說 : " 算了,反正現在沒事幹 "

於是小潘緩緩講道 :

你之前不聽我勸,舉手說你念數學的

那高中數學應該有講過           if p -> q 只等價 if ~q -> ~p !

很多人在邏輯上的錯誤就是   if p -> q 亂等價 if ~p -> ~q ~

你今天犯的錯,是錯在           if p -> q 亂等價 if  q ->  p

大地震的必要條件如果有昆蟲亂竄,不代表 昆蟲亂竄 就會 發生大地震。

然後小潘拿了一張紙,寫下了 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if 大地震   then 昆蟲亂竄 成立

不代表   if 昆蟲亂竄 then 大地震   成立

小潘的嘴刀繼續補刀 : " 更重要的是,你沒有證據,大地震前一定會昆蟲亂竄。"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" 你的假設本身強度就不夠,推論下去一定荒謬。"

身為鄉民的我,被整個酸的很不爽,於是嗆回去說 :

 

: " ~ 那你的星空說又有啥假設 ? 你一方面講的很科學,星空說又很神棍 !你現在到底是採哪一套學說 ? 玄學 ? 數學 ? 還是嘴炮學 "

只見小潘不疾不徐地說 : 牛頓的後半生一直在證明上帝的存在,你說牛頓是科學還玄學 ?

小潘繼續道 : 就像生理跟心理,他是兩套不同的研究架構,找出之間的關係,

把兩者統一的異同之處,用科學方法與邏輯堆疊起來成一個實用的科學。

小潘嚴肅地說 :

就拿論命來說吧,你把人的命運或國家的命運想成水溫,

我要知道水的溫度有很多種方法,當然我要瞭解你的命運也有很多種的方法。

這杯水的溫度,你可以摸杯子知道大概幾度,你可以想成我用摸骨這個方法

得知你的命運。

有的人熟摸骨的方法來論命,所以就成了摸骨師。

你也可以拿溫度計來量這杯水的溫度,於是乎你就可以更精準地知道水溫,

你可以想成溫度計像鐵板神算。

我用鐵版書算這個方法來得知你的命運。

有的人熟鐵版書算的方法論命,所以就成了鐵版神算。

不過只會一種方法,都只能看到這杯水的一兩種跡象。

摸杯子無法精準地得知水溫,溫度計可以知道水溫,但不能知道水的含氧量。

低階一點的論命師,就是鸚鵡學舌,死學一套,然後常常那一套方法會有盲點,

所以看不準,論不斷,誤人子弟。

好一點的論命師,就廣納百川,融匯貫通,苦學多套方法,最後自成一家。

這種的失手的機率就小了很多,通常久而久之就可以感應到一些天地自然的造化。

不過上面那些,最多就是能論人斷命,要看國運,那還差得遠。

講白一點,這種東西看天份的,強者天生就會看命論命,完全不用學任何流派,

如果他去學了某種流派,是那個流派的造化跟福氣,因為他可以改善那個流派的理論。

像是鐵板神算之於邵康節,那就是鐵板的造化,那是邵康節利害,不是鐵版算得準。

不管理論再怎麼周嚴,都會有例外,真正的神算,是很自然的就知道例外了。

死讀一派書,是不會瞭解例外的,一般沒有天份的人,只能靠多讀百家來""例外。

而有天份的人,應該說是被上天選上的人,他是自然而然就知道那些人的命運。

因為那些人的臉就好像在告訴他,他以後的命運會怎麼樣,想不聽都不行;

不一定是看臉,看手掌,看八字,摸骨,什麼方法,都好像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結論。

天上的星空就好像在告訴他,以後會國運會怎麼走,興盛衰敗怎麼演化;

 

不過有的時候,星空會騙人就是了....

當你第一次看到一個人整體的精氣神,就知道這個人的未來,而事後也被印證後,

一而再,再而三地,看不同的人,都發生這樣子的事情,而且履試不爽時,

那就是有小天份的人。

有大天份的人,是可以觸摸得到星空的文字的,那是一幅動態的預感。

不過星空的聲音很悲傷,星空講得都是人類的自私的鬥爭史,虛偽血腥自私又殘忍,

瞭解星空的人,是不會喜歡看星空的......

小潘頓了一頓說 : ~ 我好渴,跟你講這個,講下去還被你以為是精神病患。

我聽得一愣一愣,心裡想,果然當兵很容易就會遇到怪人.....

若不是事後的一些預言被說中了,我會以為他不是因為太胖,而是精神有病才當補充兵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aryuan 的頭像
zaryuan

zaryuan

zaryu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